Advertisements

有尊嚴的離去!中年突發「萎縮症」備受折磨 51歲女性選擇安樂走:只用了4分鍾

「原來死亡也不過如此:世界黑漆漆的一片,沒有任何光源罷了。」人的一生何其短暫,我們總有一天會要面對死亡。

面對死亡這個課題也是人生必修的課題,我們如何減少自己面對死亡帶來的焦慮,如何接受生命的離去,如何在生命離去的時候戰勝脆弱與無助。

生命的意義究竟是生命呢?永遠活著,長生不老的話生命就會更有意義嗎?生命的意義其實在於過程而不是結果。

現有的醫學條件之下,人類的壽命仍然是有限的,這也意味著,每一個人都會面臨死亡。我們會經歷親人朋友的離去,也會面對自己永遠陷入黑暗的一天。

Advertisements

其實死亡是一個十分正常的事情,許多人覺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,在大部分情況下確實如此。但是有一部分身患重病的人,他們只能依靠藥物在病床上奄奄一息,忍受著身體的疼痛在死亡線上掙扎,他們有的陷入昏迷,有的對自己的身體失去控制,大小便失禁,在如復一日的折磨中失去尊嚴。

日本有一位51歲的女性,因為受不了沒有尊嚴的活著而選擇了安樂死,從清醒到離開人世,只用了短短的4分鐘。在生命的即將到達終點的時候,我們為了尊嚴提前結束生命真的好嗎?

備受折磨,中年突發疾病

Advertisements

這位日本女性名叫小島美奈,小島美奈出生於日本的一個普通家庭,她的成長過程和其他的日本女孩沒有什麼不同。學生時代最大的任務就是努力學習,小島美奈通過努力的學習考上了首爾大學。

終於考上大學的小島美奈像每一個大一新生一樣憧憬愛情,希望可以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,但是就像每一個執著於純粹愛情的人一樣,小島美奈沒有遇能夠和她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。

年輕的小島美奈仍然十分樂觀,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遇到合適的人的。但是生活總是充滿了艱辛與挑戰,小島美奈在退休之後也沒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,反而是疾病敲響了她的門。小島美奈患了多系統萎縮症,原本快樂的退休生活戛然而止。

多系統萎縮症目前仍然沒有特效的治療方法,小島美奈的身體會逐漸變得遲緩,會逐漸不受控制地顫抖,最後只能在病床上度日,連走路都變成一種奢侈的體驗。

Advertisements

小島美奈的生活一瞬間被苦難填滿,這時候的小島美奈只有48歲,忙碌半生即將迎來舒適的退休生活的時候,生活卻給她開了這樣一個致命的玩笑。

在最快樂的時候遭受打擊無疑是最痛苦的,小島美奈原以為自己終於不用再繼續工作,可以開始享受生活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。

可是這場疾病將這些期待都毀滅了,更糟糕的是還給她帶來了無盡的痛苦和折磨,每天都要吃大量的藥物進行治療,但是這些藥物都不能根治她的病,她只能眼看著自己的身體逐漸失去控制。

Advertisements

小島美奈從小到大都是一個樂觀堅強的女生,在疾病的折磨之下,這個樂觀的女孩終於也快要崩潰了。如果我們知道痛苦是有盡頭的,那麼努力就是有意義的,因為可以儘快結束痛苦。如果痛苦是沒有盡頭的,那麼一切努力都變得毫無意義,我們能做的只能是減少痛苦的時間。

中年突發疾病的小島美奈痛苦萬分,藥物可以減緩身體的疼痛卻不能緩解精神的折磨,小島美奈甚至想要自殺,但是被自己的姐姐阻止了。自殺未遂之後,小島美奈更加覺得活著沒有任何意義。

身心俱疲,極度痛苦的治療過程

Advertisements

小島美奈是個從小樂觀的女孩,在學生時代刻苦學習,工作之後也依然朝氣滿滿。這樣樂觀的女孩是怎麼被在疾病的折磨下從樂觀變成絕望的呢?小島美奈在剛得知自己得了多系統萎縮症的時候,雖然內心有些害怕,但是總體上還是認為積極治療就有希望的。她回到了家裡,尋求家庭的溫暖,姐姐的陪伴讓她在疾病陰影的籠罩下感到一絲溫暖。

隨著病情的不斷發揮發展,小島美奈開始喪失運動能力,甚至連飯都無法自己吃,只能別人喂。這對小島美奈是一個巨大的打擊,她原本是一個那麼優秀的人,現在卻只能成為一個廢人,而且小島美奈的身體越來越疼,藥物似乎也無法緩解了。

最終小島美奈不得不在醫院住下來,以便醫生隨時觀察她的病情,她的身上插滿了各種檢測身體指標的儀器,非常的痛苦。

Advertisements

在病情的後期,小島美奈甚至已經無法咀嚼,只能靠輸營養液維持生命,原本體面的職場女性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排泄過程。

小島美奈在這種極度痛苦的治療過程中身心俱疲,雖然她還沒有死,卻覺得比死還要痛苦。她所有的驕傲都在這場疾病的治療中被消磨殆盡,她已經不是一個獨立的人了。

離開了插在身上的亂七八糟的管道,離開了營養液她就無法生存,可是她原本是一個那麼優秀的人,在外打拚的時候她獨立自信,職場上的優秀女性現在卻淪落到這步田地,小島美奈感到崩潰也是人之常情。

Advertisements

對很多人來說,沒有尊嚴的活著還不如有尊嚴的死去,甚至有人成立了「臨終不插管俱樂部」就是為了能在生命的最後一程有尊嚴的死去。

當親人和朋友遭遇重大疾病的時候,我們當然第一時間是想要治療,想要留住寶貴的生命。但是當治療的痛苦已經超越死亡本身的時候,我們應該如何抉擇?

放棄掙扎,選擇安樂死

小島美奈選擇安樂死的時候,她的姐姐也和普通人一樣不能理解,在小島美奈的堅持之下,姐姐開始也逐漸了解到了妹妹的痛苦,明白了小島美奈是希望能夠有尊嚴的死去。在查閱了大量的資料之後,姐妹兩選擇了在瑞士為妹妹進行安樂死。

在即將進行安樂死之前,小島美奈和姐姐進行了最後的告別,這一次小島美奈身上沒有各種插管,她就像一個普通人在和自己的姐姐告別一樣。

第二天,小島美奈的身體里被注入藥劑,四分鐘後,她安靜的離開了這個世界。離開了這個折磨了她3年之久的病床,獲得了永遠的平靜。

有尊嚴的死去這個決定是小島美奈堅持的,姐姐從一開始的不理解到最後的妥協其實也是出於對妹妹的心疼,與其在充滿痛苦的治療中延緩死亡,不如體面的死去,至少可以減少痛苦。

曾經的小島美奈擁有多姿多彩的人生,在病痛的折磨下早已變得灰白,她想要通過安樂死保留了自己最後一點尊嚴,這是她作為一個曾經的獨立女性的最後一點驕傲了。

小結:

小島美奈原本是一個如此樂觀的女孩,無論是工作還是學習上她都優秀而自信,但是世事無常,在即將迎來美好的退休生活的時候她遭遇了不治之症的折磨。在持久的折磨中,小島美奈逐漸崩潰,失去了所有的光環,成為了一個無力的病人。

她最後選擇了安樂死,選擇了有尊嚴的離去,以保留最後一點為人的驕傲。當生命即將走向終結,我們是應該掙扎求生還是勇敢走向死亡?這個決定只有當事人才能決定,沒有經歷過他們的痛苦,我們是無法幫他們做決定的。


資料來源:聯合新聞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