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認了婚姻觸礁!本土劇男星「曾自虐嚇到老婆」不認動手 發聲明「夫妻早就變質」:壓垮他的稻草

男星許仁杰從《超級星光大道》選秀出身,後來參加戲劇演出拿出亮眼的成績單,加上不錯的觀眾緣,也漸漸成為新一代的本土劇男神,然而今天(21日)傳出,他跟結婚才3年的老婆「亞希」疑似婚變,然而現在卻傳出兩人婚姻生變,更被直擊男方夜宿女星家中,讓粉絲都傻眼不已,他也出面回應了。

圖片來源:《自由時報》、《ETtoday》、《NOWNEWS》、《鏡週刊》

Advertisements



據《ETtoday》報導,許仁杰跟亞希結婚3年,這4個月來已經不如過往PO出甜蜜照,女方有人更出面表示,許仁杰常常言語暴力、摔東西,甚至家用只給1萬元,還要給收據才能「報帳」,讓女方生活苦不堪言,亞希曾說:「我沒有銷聲匿跡,只是再好好生活,每一個自己熬過來的日子,我永遠都記得!」、「過得很好,至少不會活在恐懼中!」等語,時許仁杰如今也出面認了,雙方婚姻的確觸礁。

Advertisements




對於外界的質疑,他透過經紀人表示,跟傳出緋聞的謝京穎只是單純的工作夥伴,也坦言自己因為龐大的經濟壓力,跟老婆有不少爭執,他說自己從去年大愛戲劇殺青後,就幾乎沒有任何收入,雖然會接外送維持家計,但是常常入不敷出,也請經紀公司,將原本設定匯到太太戶頭的薪水,改為匯到自己帳戶,更坦言多次跟太太溝通:「一再地溝通也讓我們夫妻心力交瘁,而這一切早在進黃金劇組前就已經存在了,並非什麼六月後我人都變了!」

圖片來源:《聯合新聞網》

Advertisements



至於妻子提到的生活恐懼,他坦言在經濟壓力、生活不順、夫妻爭執中,自己陷入了嚴重的自我懷疑,很怕撐不起這個家,也的確因為自虐的行為,種種言語暴力等,讓老婆看到後的確嚇到,對於這些他也感到抱歉。

圖片來源:《自由時報》



事實上,他在13日的深夜12點,不顧下著傾盆大雨,跑到在《黃金歲月》飾演情侶檔的女星謝京穎家中,當時雨勢滂沱,他仍耐心地等待對方到來之後才一起進入社區大樓中,而這一待就是9個多小時,身為人夫卻跟女星在外過夜,讓人看了一頭霧水,不知道其中有什麼緣故,對此,謝京穎則是透過經紀人對外表示,兩個人絕對不可能有關係,目前只有跟許仁杰出去過2次,更強調「男方老婆醋勁大」,自己都有保持距離,加上自己條件並不差又是單身,沒必要勾搭。

Advertisements



事實上,就有正宮的友人透露,亞希曾抱怨老公進了《黃金歲月》劇組後,就常常藉故外宿,她還一度搬回娘家住,更傳出許仁杰一個月只給1萬元家用,還要附上收據才能跟他報帳,讓人看了搖頭,而這段婚姻也傳出,許仁杰常常因為情緒不穩定,而亂丟東西,加上各種言語暴力、用生命威脅等,讓她苦不堪言,夫妻關係已不如以往甜蜜,如今又被拍到夜宿女星家,婚姻狀況讓粉絲擔心。

Advertisements

影、圖片來源:《TVBS》、鏡週刊



-------------------許仁杰聲明全文-------------------


Advertisements

我本人與謝京穎小姐,僅是單純的工作夥伴,如今家務事搬上台面,對浪費這樣的社會資源本人感到抱歉。針對週刊未經查證報導部份,本人鄭重澄清以下幾點:

在鶯歌並非我另一個住宿點,在巷子裏的是一間宮廟,經由同劇演員介紹後,我過往就時常與太太亞希到宮廟參拜。
週刊拍攝到的那天,是宮廟固定每星期天開放問事的時間,我與謝京穎是分頭前往宮廟去各自去問事的。

本人在今年四月中就已進組拍攝八點檔,在我與亞希的夫妻關係上,在進組前就已產生變化。

在結婚後,本人所有收入都是由經紀公司進到「心胤文化有限公司」,這家公司的負責人是我的太太亞希,我所有的收入都是由她掌管及處理。在去年底另一部大愛戲劇殺青後,工作因受疫情影響,幾乎停擺也沒有任何收入時,我仍積極面對生活,沒有劇組工作的空檔,我就會接跑外送好以維持平常的生活品質,也在那時我才驚覺這兩年的收入與花費完全不成正比,完全所剩無幾,所以在今年四月我就堅持向經紀公司表示,我的個人收入回到我本人戶頭,試著學習管控家庭的開銷及支出,沒必要的花銷就能省就省。一個家,兩個大人,沒房貸、沒車貸的情況下,雖之前收入不算頂高,但也比一般上班族好過,什麼時候會變的一點錢都不剩,這也是我正在認真面對及理清的事情;我有與太太溝通過,未來在花銷上,我們都提出單據來討論每一筆花銷的可行性,但目前為止,我一直沒收到任何討論的回應。有關經濟問題一再的溝通也讓我們夫妻心力交瘁,而這一切早在進黃金劇組前就已存在了,並非什麼六月後我人都變了。

Advertisements

面對龐大的經濟壓力,生活的不順遂,難免夫妻有爭吵,在為時不短的言語暴力下,我一度陷入了嚴重的自我懷疑,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這麼無能,無法撐起一個家。在這段過往中,我的確有過自虐的行為,但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動手。而讓妻子看到我自虐的狀況,活在恐懼中,我深感抱歉,也覺得不捨。

現階段我們夫妻是分居沒錯。近月連日受到攝影大哥的跟拍,在生活及工作的雙重壓力下,更感疲憊,現在交通工具只有一台騎摩托車,我在林口工作場所附近租了一間小房間,為了緩解跟拍的壓力及不適,天天變化不同的路線來回租屋處與工作場所,被拍攝的車道前後出口是通往我租的住所,我並沒有在這個車道的社區住宿過。對於自己被跟拍不安,每天騎車亂衝而導致不相關的人士及住戶被打擾,我深感抱歉。



資料來源:《TVBS》《TVBS》《ETtoday》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