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14歲叛逆扒飛機上!在萬米高空「飛行1.5小時」奇跡生還 17年後「現狀曝光」判若兩人

聽過扒汽車的,扒火車的,卻很少有扒飛機的,因為飛機太高,一般人扒不到。

即便僥倖扒上飛機,結局也都很慘,凍死,缺氧死,摔死……基本都逃不過一個死字。

Advertisements

但在2004年,一名14歲的少年上演了驚魂一幕,他在地面偷偷鑽進飛機起落架,跟隨飛機飛上萬米高空,在零下40℃低溫缺氧的環境下,硬是跟著飛機飛行1.5小時跨越700公里,從昆明飛到重慶而毫髮未損的生還,創下了人類航空史上一個奇迹。

這名14歲的少年叫梁攀龍,從少年時的流浪,到扒飛機的冒險;從留下後遺症的不幸,到請求賠償的官司,再到痛定思痛的悔改,他擁有一段常人難以想象的人生。

Advertisements

2004年11月4日凌晨6點,梁攀龍告訴媽媽他起床上廁所,可卻一去不歸,梁媽媽認定小兒子又離家出走了,她為什麼會這樣想?當時,14歲的梁攀龍上初中一年級,從上小學時他就迷上了網吧,是個網癮少年、叛逆少年,並且經常「翹課」,梁媽媽多次哀求學校,才保住他的學籍。

Advertisements

為了督促兒子戒掉網癮,把心思放在學習上,梁媽媽辭掉工作,專門盯著梁攀龍的生活和學習。但越是這樣,梁攀龍越是叛逆,整天被媽媽監管著,他感覺沒有了自由,所以總想著離家出走,到外面尋找自由。

他第一次離家出走,爬火車到了張家界,半個月後玩膩了,自己回來了;第二次離家出走,是在兩個月前,爬到貨車車廂跑到了貴陽,最後被貴陽交警發現,通知梁媽媽才接回來的。

Advertisements

在得知梁攀龍第3次離家出走後,遠在廣東佛山打工的梁爸爸,氣得不行,但是沒辦法,只能請假2天回家尋找兒子。可是,直到11月10日,他們一家人找遍了懷化,並找媒體求助,都沒有找到梁攀龍。梁爸爸也因為長久曠工被工廠開除,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再次泡湯,每月1400元的薪水也沒影了。

Advertisements

11月4日早上,梁攀龍離開懷化后,又偷偷爬上了火車,這一次他到了雲南。11月7日下午,好幾天沒吃過飯的梁攀龍到了昆明機場附近,晚上9點被機場派出所發現,把他帶到了昆明救助管理站。在那裡,梁攀龍遇到了同齡人束清,束清也是離家出走多日,到處流浪。兩個不歸家的熊孩子湊到了一起,惺惺相惜,並有「同是天涯淪落人」的感覺。

束清是雲南祿豐縣人,據村委說,他以前很聽話,是個乖巧的孩子。可後來,他的父母經常吵架,父親不管家,母親無心照顧他,後又以感情破裂為由離婚。束清也慢慢就發生了變化,缺乏關懷和照顧導致他越來越叛逆、不聽話、不學習,小六時就輟學了。


Advertisements

早在一年前,有一次,束清與父親發生爭吵,並被父親打了一頓后負氣出走,所以,他遇到梁攀龍的時候,已經在外流浪一年多了。梁、束二人都不願意待在救助管理站,一心想著逃出去,重新回到外面自由的世界,他們一直在尋找機會逃跑。

11月11日早上,梁攀龍和束清趁機從救助站跑了出來,兩個人都從來沒有坐過飛機,對飛機很好奇,而昆明機場就在附近,二人一商量,英雄所見略同,便一起來到機場。他們沿著機場圍欄繞了好久,終於發現一處鐵絲網破了一個洞,二話不說,他們鑽入停機坪,準備「坐飛機」。巧合的是,他們鑽入了川航3U8670航班的起落艙內,而這架飛機即將起飛。

Advertisements

當他們在起降艙里好奇地研究飛機時,機場工作人員前來檢查,他們怕被發現,便一直躲在起降艙內不敢出聲,最後竟然真的沒有被發現。沒多久,飛機開始滑行了,並且越跑越快,伴隨著轟隆隆的噪音,梁攀龍和束清不知道該怎麼辦,又不敢跳下去,跳下去也非死即傷,只能在起降艙苦苦掙扎。

飛機飛離地面后,起落架收起前,梁攀龍順手抓住了輪子上端的一截金屬桿,而束清什麼也沒抓住,然後從梁攀龍眼前一閃而過,消失在他的視野中。梁攀龍來不及多想,抱緊金屬桿,起降艙關上,他一個人在艙內恐懼無助、驚慌無措。

最可憐的是束清,掉下去以後當場死亡。上午8點12分被機場人員發現,上級得知情況緊急召開會議,9點43分,還在開會中的昆明機場人員接到重慶機場的報告,說在起降艙發現了一名男孩問怎麼回事,這令在場的所有人愕然,怎麼還有一個小孩?

是的,梁攀龍還活著,他沒有被凍死,在萬米高空低溫缺氧的條件下,他能活著真是一個奇迹。飛機降落時,輪子突然下降,坐在輪子上的梁攀龍一下子懸在空中,他又奮力爬回到起降艙,衣服落在了輪胎架上,重慶機場根據衣服找到了蜷縮在起降艙內的梁攀龍,凍得全身發抖,臉色蒼白。

這件事很快吸引來很多記者,有記者問他,在萬米高空怕不怕,能不能呼吸?「我沒有感覺到呼吸困難,裡面也不冷,還有點熱,最熱時我脫掉了一件衣服。只是飛機聲音太大,我的耳朵現在還有迴音。」

「扒機事件」對梁攀龍及其家人的影響也很大。首先,事發一周後,梁攀龍的左耳開始流水樣的東西,眼睛也看不清東西,晚上睡覺時不時出現腿腳抽筋的癥狀,嚴重時疼得睡不著覺。家人帶他到處求醫,醫生對此束手無策,這種情況尚屬首例。「沒有醫生能確認兒子無事或無後遺症。我最怕兒子哪天突然失聰了……」 好在2年後,他的耳朵眼睛已沒再出現什麼問題。

同時,折磨他的不僅是身體上的傷痛,他的事迹登報以後,梁攀龍成了「名人」,他覺得自己每天都生活在異樣的眼光中。曾經頑皮外向的梁攀龍好像變了一個人,幾乎不與外界接觸,「狗成了我最忠實的夥伴……」

其次,因為梁攀龍看病花錢多,對這個家庭是雪上加霜。梁爸爸去了更遠的石家莊打工,因為那裡能賺更多錢,同時也會更加辛苦勞累;梁攀龍的哥哥本來在體校上學,前途光明,不得不輟學打工,賺錢為弟弟治病。梁媽媽不敢離開小兒子,她要守著他,安慰他,照顧他。

那麼,誰該為這起「扒機事故」負責任呢?梁攀龍、束清這兩個熊孩子是肇事者,也是受害者,這與兩個家庭的教育問題脫不了干係。梁攀龍還活著,束清不幸死亡,束家人痛苦萬分,但悔恨時已晚,一個燦爛的青春少年突然就沒了。昆明機場也有一定的責任,事後,機場分別賠付束家、梁家7萬元、5萬元。

後來,梁攀龍漸漸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並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的影響。他開始一心一意,刻苦讀書,中考總分900分,他考了802分的優異成績,被懷化五中錄取。同時,為了給家裡省錢,他一個人在家的時候,都是自己做飯,絕不在外多花一分錢。他從小喜歡繪畫,業餘時間幾乎都花在繪畫上,專註於創作,他才不會胡思亂想。

看到兒子的變化,梁家人很欣慰,塞翁失馬焉知非福,「扒機事件」讓兒子脫胎換骨,從問題少年變成乖乖仔。2009年,梁攀龍改名梁子松,大概是他父母覺得「攀龍」二字不好,他敢扒飛機也許就是因為「攀龍」,再加上,這兩個字容易讓人聯想到攀龍附鳳,寓意巴結投靠,也不適合當名字用,所以為他改名,圖個平安。


上高中的時候,他們一家人搬到了重慶,梁子松發奮讀書,立志考上四川美術學院。在學校里,曾有很多女生通過QQ、簡訊和遞紙條的方式向他表達愛意,但都被他拒絕了。「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繼續學業,考一個好的學校,找一個好的工作……這也是尋求心理解脫的最好方法,還是對父母最大的安慰。」

知錯就改,善莫大焉。梁子鬆通過努力考上大學後,如今31歲已經結婚生子,在重慶開了一家寵物店,日子過得平靜而美滿。但束清的遇難成了梁攀龍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,每當有人問起他,梁攀龍總會告訴對方,一定要珍惜生命,不要讓一時的衝動輕狂,留下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。因為生命只有一次,永遠不可能重來。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